13922469313
13922469313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楼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股权纠纷 >> 【胜诉】股东公款私存不构成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
【胜诉】股东公款私存不构成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
发布时间:2017-9-21 0:34:30【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案情简介】

  港某旅江门公司于2011年6月20日核准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股东由三方组成,分别为港某旅广东公司,伍某健,区汝军。2012年9月20日,伍某健将其持有的港某旅江门公司8%的股份转让给谭启明。港某旅江门公司变更后的股东为四名:港某旅广东公司占股70%;伍某健占股12%;区汝军占股10%;谭启明占股8%。

  2013年12月29日,(2013)江蓬法民二初字第2646号生效,但港某旅江门公司并未支付任何款项。原告遂起诉港某旅江门公司的四名股东,要求四名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伍某健于2011年6月27日开设一个工商银行账户,后港某旅江门公司在2011年6月27日至2013年9月期间利用该账户进行了公司的各项业务支出。伍某健提交了针对该账户的三份审核报告,其中第一份《审核报告》对该账户的支出款项具体情况进行了审核,第二份《补充审核报告》审核了该账户的收入与支出的平衡情况,第三份《补充审核报告(二)》载明:1.该账户自开设使用日起至停止使用日止,余额为7269.46元。2.就该账户的每笔支出明细,审核了所有支出项目的会计凭证。

  【本案争议焦点】

  港某旅江门公司的股东是否存在股东滥用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况。

  【代理意见】

  注:盈科广州公司法律事务部副主任娄永强律师、朱柳洁律师代理被告港某旅广东公司。

  第一,不存在公司资产与股东资产混同的情形,1.港某旅江门公司的原始股东均依法出资验资,不存在出资不到位的情形。2.尽管原告主张被告伍某健开设个人账户将公司部分收付款存入该账户的待证事实,但我方对此不知情,该行为并非港某旅江门公司全体股东的意志行为,也非港某旅江门公司的行为。3.即便存在伍某健开设个人账户的情形,被告伍某健提供的证据,已经证明了该账户实际上用于公司的经营活动,而未将公司资产挪作他用,该行为尽管违反了会计法的相关规定,但这只是违反了行政法的财经制度,不构成民事侵权。

  第二,不存在人事、业务混同的情形。港某旅江门公司与我方是母子公司的关系,但两者在人、财、物方面均是独立的。港某旅江门公司还有其他三位自然人股东,其法人代表是我方作为法人股东推荐给股东会,由港某旅江门公司股东会聘任为法人代表,这是股东行使共益权的表现。原告主张的因杨赟系我方的员工或委派担任进而认为港某旅江门公司与我方人事混同的观点是错误的。港某旅江门公司经营过程中发生的债权债务行为是公司的正常行为,任何企业均存在盈亏的可能,不能因为公司经营不善据此就认定股东存在侵权行为。

  【法院裁判观点】

  法院采纳了被告港某旅广东公司委托代理人的部分代理意见。

  法院认为,公司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债权人通常只能向公司主张债权,而不能直接要求公司股东对公司行为承担责任,这是公司法人独立人格的本质所在,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者所认购的股份对公司承担责任,这是公司制度中的有限责任原则。港某旅江门公司应当以其自有财产承担责任。但股东的有限责任制度并不是绝对或者无条件的,超过合理的界限,就要受到法律的限制适用。

  原告在起诉状中列明了三点港某旅江门公司股东滥用法人地位的情况,分别为:1.资产混同; 2.人事混同;3.业务混同。

  一、港某旅江门公司是否存在资产混同的问题。

  伍某健提交的三份审核报告,经审核,伍某健尾号为2690的账户2011年6月27日至2013年9月期间,未见公款私用的情形。是否采纳上述三份审核报告是判断是否存在资产混同情形的关键。

  法院认为,首先,审核所依据的材料真实、完整。其次,审核过程合法、合理。最后,港某旅江门公司的支出项目是否经税务部门核查以及是否合理不属于本案审查的范围。第一,即使港某旅江门公司通过使用伍某健个人账户而存在违反税务法规的情形,也限于违反行政法的范畴,而本案属于民事侵权案件,因此,港某旅江门公司的支出项目是否经税务部门核查不属于本案审查的范围。第二,港某旅公司有关业务的支出项目属于企业的自行经营范围,应由其自身决定,其支出是否合理也不属于本案需要审查的范围。综上,本院对于伍某健提交的三份审核报告予以采纳。

  本案中,伍某健将公司资产存入到自己个人账户中,确实违反了公司法强制性规定,但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可知,公司股东在违反法律规定情况下,并不必然导致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情况出现,由于该法条并未采取定义的方法明确规定了构成要件,亦未采用完全性列举的方法列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情形,在此情况下,认定是否属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需要法院结合案件实际情况予以判断。本案中,虽然港某旅公司的资金存入到了伍某健的个人账户中,但该账户的所有支出均系公司业务支出,体现了公司的整体意志,伍某健并未将个人资金存入到该账户中,也未将该账户的资金转入到自己的其他账户中, 因此,该账户虽然系伍某健名下,但其并未将该账户用于个人用途,公司意志与股东意志并未出现混同,资金也未出现混同。

  综上两点所述,本院对于伍某健提交的审核报告予以采纳,港某旅江门公司并不存在资产混同的情况。

  二、关于港某旅江门公司是否存在人事混同的问题。

  本院认为,第一,杨赟担任港某旅江门公司法定代表人符合法律规定。1.杨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主体资格合法。杨赟作为港某旅广东公司的员工担任港某旅江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不违反《企业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第四条规定的不得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情形。2.杨赟的选任程序合法 。港某旅江门公司已召开股东会,全体股东表决同意执行董事杨赟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已经办理核准登记。3.在原告诉请债务期间,杨赟已与港某旅广东公司脱离了社保关系 。

  第二,港某旅江门公司是依法核准的有限责任公司,并非港某旅广东公司的分公司,港某旅广东公司仅是其中的一名股东,仅凭一份内部刊物就认定港某旅江门公司属于港某旅广东公司的分公司无法律依据。

  综上两点陈述,原告提交的两项证据并无法证明港某旅江门公司存在人事混同的情况,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三、关于港某旅江门公司是否存在业务混同的问题。

  法院认为,虽然港某旅江门公司经营业务与港某旅广东公司的业务重叠,但公司法中并未禁止股东不能自营与所入股公司同类的业务。

  本案中,原告无法举证证明港某旅江门公司存在资产混同、人事混同、业务混同的情形,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被告伍某健虽然违反了相关规定公款私存,但并不存在挪用公款或者资产混同的情形,原告要求港某旅江门公司的四名股东对港某旅江门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主张,院不予支持。

  法院裁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首页 团队介绍 品牌服务 成功案例 媒体报道 专业化研究 品牌客户 委托代理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法脉.股权律师团队主办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西路5号广州国际金融中心33层02-07单元
电话:13922469313 传真:8620-6685 7289 E-MAIL:law588@yeah.net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2009-2012) 粤ICP备15094152号-1
13922469313
13922469313